重逢完全變態的超級數字力財務課程心得

雖然在大一時上過會計課,也有驚無險的低空飛過及格,但考完期末考後就快快忘記還給老師了。在2011時深深感到自己財會的知識不足,就上網找到了林明樟MJ老師的一日公開班『你一定要會的12個職場必修數字管理能力』,當時老師的撲克牌教學就讓我印象深刻,之後也開始跟損益表、資產負債表、現金流量表這些財務報表培養感情。(要看 MJ 老師目前的公開班點這裡

可惜大概看懂財報以後就沒有繼續深入研究,工作上也不會天天用到報表,就停留在外行人看熱鬧的階段。在 MJ 老師的財會課程後,陸續接觸了專案管理人力資源組織管理敏捷式開發(Agile / Scrum)、教練引導等等知識,也嘗試應用在組織內部,非常幸運的夥伴人數也在這五年成長了兩倍,而如何讓組織擴大的同時也保持文化和效率也一直是我們的焦點。 閱讀全文 重逢完全變態的超級數字力財務課程心得

螞蟻、好自在、情欲流動 – 新加坡敏捷年會參與心得 Agile Singapore Conference 2016

新加坡敏捷大會也到『守破離』中的『離』了,在年會中已經沒人談 Scrum 或 Agile Mindset,主要談的是團隊的協作和怎樣的技術能力才能快速產生價值。

團隊協作談的是運用引導薩提爾模式、與認知心理學,來增加團隊溝通的效率。技術面主要是 Microservice,其他 Technical Practice 如 Automation Test,Refactor 和 Continous Delivery 已經是老生常談。雖然聽了很多,但要實做還是難度很高,根據 Agile Fluency,需要3-24個月的時間,團隊的技術能力才會跟上市場需要的發佈節奏,人生苦短啊。

關鍵字:Microserivce, Event Bus, Anti-Fragile, Facilitation, Safety, Collaboration 閱讀全文 螞蟻、好自在、情欲流動 – 新加坡敏捷年會參與心得 Agile Singapore Conference 2016

體驗新加坡使用者體驗大會 – UXSG Conference 2016 參與心得

20160907_142301我不懂為什麼國際性會議都要在九月辦,在八月底的 IAF 亞洲引導者大會後,緊接著是九月初亞洲區使用者體驗盛會 UXSG,馬上十月初又有新加坡敏捷大會 Agile Singapore Conference ,連心得都來不及寫

心裏想的是當初報那麼多是要搞死誰啊,但 IAF 難得在台灣舉辦,UXSG 兩年才一次,加上公司今年主推 UX 不去又不太對, Agile Singapore Conference 我以前都沒去過,參加會議又可以短時間內取得產業最新的資訊,那就把自己搞死去吧。 閱讀全文 體驗新加坡使用者體驗大會 – UXSG Conference 2016 參與心得

誤入引導的小白兔 – 2016 IAF Asia Conference 亞洲區引導者年會參與心得

先說結論,如果是 ScrumMaster 或有志與引導的朋友,絕對不能錯過這個引導的饗宴。(錯過了沒關係,明年在韓國飛一下就到了 XD)

原因很簡單,沒有一個活動可以讓你在短短四天內,玩到那麼多破冰活動、看到那麼多引導技巧和工具、聽到那麼多引導的洞見、與跟那麼多資深引導者交流。
(簡單的說就是知道引導的高標在那裡啦)

不負責任的觀察

20160903_084351

  1. 與會者 80% 的背景都是企管顧問或企業外部講師,運用引導將他們的課程更有效或組織改造更順利
  2. 參與者台灣占20%,中國約30%,印度10%,新馬10%,日韓5%,其他25%
  3. 女性約 70%,男性約 30%
  4. 大部分的引導年資都是十年起跳
  5. 最有趣的觀察:學引導的外表看起來都比實際年齡年輕十歲以上
  6. 有遇到大企業內專職的引導者,但大部分企業都還是外聘引導者

閱讀全文 誤入引導的小白兔 – 2016 IAF Asia Conference 亞洲區引導者年會參與心得

一回生、兩回熟 – 公司內開放空間會議第二彈

今年中內部討論要不要辦開放空間會議Open Space Technology)時,就決定今年至少要辦兩次,讓參與者可以比較兩次的差異性。所以在六月第一次舉辦後就接著安排九月的開放空間,第一次的主題是:『What can we do to support each other grow? / 我們要做那些事情來相互支持成長?』,而這次的主題定為:

我們要如何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創造最大的影響?  
How can we create the most impact in the next 3 months?  

稍作改變的活動規劃

跟第一次的主題相比,第二次的主題刻意訂的範圍小一點,比較聚焦。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組織文化比較行動導向,太發散或天馬行空的發想怕大家覺得浪費時間。二是也是為了讓大家了解其實主題或討論結果可以實踐在工作上面。 閱讀全文 一回生、兩回熟 – 公司內開放空間會議第二彈

找出組織無法變敏捷的阻礙 – 團隊共創法實做

14441077_10154328911255751_5785789802293353355_n當敏捷遇上引導的談話發生後,David, Abraham 和 Vicky 就進入了籌備模式,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如何設計流程,才能讓參與的夥伴可以在表訂時間2.5個小時內得出共識。

當場 Vicky 的引導創造了讓大家安全說話的環境,我自己感覺到大家發言到欲罷不能,如沒有受限於時間因素,命名出來的群組名字有機會更直指核心。由於參加的夥伴來自個個不同組織,有開發團隊、ScrumMaster、Product Owner、主管等等角色,產出的結果應該蠻有代表性。

結論是推行敏捷會遇到以下的阻礙:

1. 現在好好的幹嘛改變
2. 團隊不知道如何建立信任
3. 對敏捷的導入沒有共識
4. (主管/ScrumMaster) 的引導技巧不夠
5. 團隊溝通不夠有效
6. 高層的信任和支持不夠
7. 傳統的績效管理不適用
8. 不知道如何用 Agile 處理(範圍時程)硬梆梆的專案
9. 工程和領域的技能不夠
10. (因資源有限)角色重疊混淆
11. (不知道如何)讓member 感受到結果的價值
12. 缺乏跨界交流的機會 閱讀全文 找出組織無法變敏捷的阻礙 – 團隊共創法實做

敏捷X引導 – 讓Scrum團隊自組織的具體方法

在開始時跑 Scrum 時就自己腦補,所謂引導就是『引誘+誤導』團隊乖乖按照自己的既定方向走 XD。所以去讀了些心理暗示與影響力的書,在會議前先設想期待的結果,設下陷阱讓團隊講出自己的答案。

大多數時候過程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劇本發生,而當自己預期的答案沒有出來時,就用誘導式問題(Leading Questions)讓團隊就範,讓自己的答案從團隊成員的嘴巴中說出來。如果爭議太大的議題,就先埋好暗樁,適時的跳出來帶一下風向。

(English version published on T.8ytes 英文版發表於 T.8ytes)

在我2014年剛剛開始接觸 Scrum 的時候,覺得 ScrumMaster 是個神一般的存在,不但要幫助團隊了解 Scrum 架構與敏捷精神、支持團隊提升技術能力 、教導團隊如何自組織、移除團隊成長的障礙、協助 Product Owner 產出價值最大的化的 Product Backlog、解決組織中影響團隊運行的阻礙,更扯的是他跟團隊是平行單位,完全沒有叫人做事的權力,乾脆找超人還比較容易 XD

以上職責要一個人全部做到非常挑戰,但一個個分開個別來看,至少都還看得懂要做些什麼。但其中最令我困惑的是提到 ScrumMaster 要引導團隊的部分,而且還特別強調這部分的重要性,但引導(Facilitate)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閱讀全文 敏捷X引導 – 讓Scrum團隊自組織的具體方法

再探深度匯談 – 在公司組織內舉辦引導課程

13882322_10154171839850751_4905876045348601431_n

自從2015年參加ICA的深度匯談後,就深深的被引導(Facilitation)的魔力吸引,也認為引導的確可以讓團隊的對話進入更深的層次,進而產生讓團隊產生改變的動力。

因為今年公司邀請 ICA 到新加坡進行一系列的引導三堂課程,從焦點討論法(Focused Conversation、ORID)開始、到團隊共創法(Consensus Workshop)、最後一堂是深度匯談(Dialogue),三堂課都帶給新加坡夥伴們不同的驚喜。(詳細ICA 課程列表由此進閱讀全文 再探深度匯談 – 在公司組織內舉辦引導課程

敏捷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 組織演變的過程

545665-bananas-evolution-funny-homer-simpson-monkeys-the-simpsons

這兩年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為什麼要導入 Agile 敏捷?』和『敏捷是最有效的管理方式嗎?』

『為什麼要導入敏捷?』

這問題的答案很簡單,我們開始搞敏捷是因為當時看不到未來。

儘管很多夥伴都取得 PMP 證照,嘗試傳統專案管理的方式。但專案還是永遠趕不上進度,客戶不滿意我們的產出速度,更別提產品上線後一堆Bug,夥伴都操到累翻,主管最怕的事情就是收到離職信,整天都在救火。 閱讀全文 敏捷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 組織演變的過程

不要玩猜心遊戲 – 主管授權時要說清楚的前提

finger-sand

老李坐在家門口乘涼,看著高速公路從從村里的田里穿過,氣勢壯觀。一會他看見開過來一輛車,在路邊停下,下來一個人,在路邊挖了一個坑,然后回到車里。

過了一會,車上下來另一個人,把坑又填上了。車子向前走了一段距離,那個人又下來挖了個坑,過一會,又是另一個人把坑填上,就這樣,車子每走一段,就重復一次挖坑,休息,填坑……老李十分迷惑。

他忍不住跑過去問道:“你們在作什么?”

兩個工人回答道:“我們三個在進行一項綠化高速公路的計劃,今天負責栽樹的那人病了!”


我認為組織應用原則來管理,而非訂死規定來管理。所以一般情況下不要太明確,有模糊的空間,保留彈性對做出好產品是有利的。例如團隊該如何合作,甚至政策的執行。 閱讀全文 不要玩猜心遊戲 – 主管授權時要說清楚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