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定律就在你身邊 – 五個系統設計常用的定律

讀到每个程序员都该知道的五大定理5 laws every developer should know),感覺這些可以應用在系統設計上的定律,應用在社會和人生上也没有違和感。

文中提到的五個定律分别是

  1. 墨菲定律 Murphy’s law
  2. 高德納定律 Knuth’s law
  3. 諾斯定律 North’s law
  4. 康威定律 Conway’s law
  5. 帕金森瑣事定律 Parkinson’s law of triviality

1. 【墨菲定律 Murphy’s law】

“只要有可能出錯,就一定會出錯。”
“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如果殺人祭天有用,就殺吧。但如果換另一個人還是有可能出錯,這時獵女巫是没有用的,系統性問題要用備源、防呆、容錯、再確認等等機制處理。

舉例:從 815 大停電談「系統的崩壞」

2. 【高德納定律 Knuth’s law】

“在時機未到時優化是萬惡之源。”
“Premature optimization is the root of all evil."

浪費就是罪惡,根據 TOC 限制理論,任何時後都只會有一個瓶頸在限制組織或個人的成長,所以只要專注於找出目前的瓶頸,和改善瓶頸的産能就够了。不需要在非瓶頸的地方投入資源改善,因為對整體産出價值不但没有幫助,還浪費了投入的時間和心力。

舉例:8張圖帶你看高鐵三新站中,為何彰化站人潮比雲林和苗栗站少

3. 【諾斯定律 North’s law】

“每一個決定都是一次取捨。”
“Every decision is a trade off."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任何事情都有好有壞,想要獲得就要有所犠牲,不論是系統設計或人生,都是如此。

舉例:柯P說「你要一例一休,就永遠成不了大人物!」

4. 【康威定律 Conway’s law】

“一個組織的系統設計,會反映出組織本身的溝通結構。"
“Organizations which design systems … are constrained to produce designs which are copies of the communication structures of these organizations."

白話的說,從産品和服務呈現的狀態,可以推測出一個公司内部的溝通情况,甚至是組織架構。所以改變組織架構或增加溝通渠道,都可以改變産品或服務的走向。而從政府提供的服務只要是跨部門就會有斷層,也可以判斷出政府溝通是缺乏横向鏈結的,甚至在組織架構的設計思維就是刻意讓部門互相制衡。

舉例:獨木舟不合法? 業者:政府踢皮球

5. 【帕金森瑣事定律 Parkinson’s law of triviality】

“組織成員會投入不成比例的心力在瑣事上。"
“Members of an organisation give disproportionate weight to trivial issues."

做瑣事簡單又容易看到效果,還可以讓自己看起來很忙。反而重大的事情,要做好需投入很多時間心力醞釀研究和凖備,還要忍受過程中看不到立即成效的失落感。80/20 法則說明了,只要專注於百分之二十能帶來最大價值的工作,選擇戰場不做低價值的工作。

舉例:前瞻 8800億預算 1分鐘過關

五育中消失的群育 – 談如何團隊合作

今天聽實習生們四個月實習的心得分享,蠻多的共通收穫是『第一次以團隊方式把事情做出來』,即使之前在學校有專題團隊,但也是各自分工不合作,大家分派工作最後再組合起來。而在實習過程中,成員利用 Scrum 的方式,及時了解每個工作的進度,互相支援遇到的問題,密集的分享和學習,還有一群很雞婆的哥哥姐姐們噓寒問暖,都是之前沒有的體驗。

回想我們從小都聽說要『德智體群美』五育俱全,但我之前也從來不知道群育是什麼,頂多就是玩玩團康,組組球隊。學校不但不鼓勵還懲罰合作的行為(比如作弊 XD)。但不能怪老師,我想除了投票『服從多數、尊重少數』,老師也沒有受過如何教導團隊合作的訓練。

我也是在這幾年在 Scrum 中找到答案,除了快速迭代、適應變化這個優點外,我覺得 Scrum 的重點價值是以團隊為主體運作,讓團隊取得個人所沒有的特性,比如團隊比個人反脆弱、團隊比個人的視野更廣、盲點更少。但要讓團隊有這些特性不是容易的事,我認為有三個觀察點:

  1. 成員是否都能安心的表達自己想法?
  2. 成員的個性與觀點是否夠多元?
  3. 團隊有沒有好的決策模式?

繼續閱讀「五育中消失的群育 – 談如何團隊合作」

多維度的思維模型 – 領導者的蜕變心得

我在​領導者的蜕變一書中最大的學習是:不同思維的階段有不同的修練,需要不同的協助。

書中說對如何識别思維,和如何提升思維解釋的很詳細,他把思維模型分為四種:以我為尊、規範主導、自主導向、内觀自變。

而我的記憶力不是很好,每次要說概念這都說不清楚,剛好最近又跟伙伴瞎扯到多次元,如星際效應三體等等不同次元的互動情况。因有互相印證的地方,又容易記,就分享給大家我的 Mapping table。

  • 以我為尊:一維
  • 規範主導:二維
  • 自主導向:三維
  • 内觀自變:四維


要靠高維度協助低維度升級,因低維度無法理解高維度,就像小朋友(三維)撕漫畫(二維),漫畫上的角色没辦法理解發生什麼事,只會覺得外星人出現。

而我認為至少要二維願意往三維的思維才適合跑敏捷。

【如何幫助思維升級】
一維到二維:提供具體範例和操作方法(守)

二維到三維:協助重新定義和質疑權威(破)

三維到四維:引導揭露假設與質疑應然(離)

四維以上:持續探索未知觀點

【不同維度的思維】
一維思維【直線】:只有『我』的觀點,跟我不一樣的觀點不存在,如直線以外都是未知。

二維思維【平面】:我和他人的直線構成平面成為『我們』的觀點,跟我們一樣就是對,不一樣就是錯,就如同紙的兩面。

三維思維【立體】:眾多個不同觀點交錯形成『我、他人、情境』立體化的思維,可以從上下左右多個角度思考並保持主體性,可運用别人的觀點强化自己的論點。

四維思維【單形】:利用别人的觀點升級自己的思維系統。相對三維而言,四維不利用别人觀點强化自己論點,甚至會改變每次的互動模式,不惜把思維系統曝露在風險中。

初一十五不一樣 – 引導後的結論是正確答案嗎?

相信每個問題都有正確答案,這是我受過理工訓練後最大的恩賜,也是最大的業障。所以我剛剛接觸引導的時候,最大的疑惑是『花了這麼多時間引導和討論,但這結論真的是正確的嗎?』

比如說討論主題是『有效團隊合作的要素有那些?』,可能有些結論是强勢領導加服從紀律,有些說是僕人式領導加自由發揮,有些要素可能還互相矛盾,比如和同事有深刻的私交超友誼更好,相對於下班後絕對不要跟同事碰面卸下面具露出真面目。甚至可能同一群人討論出來的結論,三天後再討論一次的結果又變了,那到底哪個是正確的答案呢? 繼續閱讀「初一十五不一樣 – 引導後的結論是正確答案嗎?」

適合敏捷式組織的架構:全員參與制(Sociocracy)

1c02089開始跑敏捷後會開始遇到一些跟傳統科層式組織格格不入的地方。科層式的組織架構的優點是中央決策,可以最大化命令與控制的力道。但在敏捷中強調的是讓第一線人員做出決策,傳統的組織就變成一個綁手綁腳的設計,所以如何讓組織架構成為產品開發的助力就是一個大問題。

當初第一個找到的其他組織模式是弄合制Holacracy),也買了專門討論 Holacracy 的書 – 無主管公司 – 研究一下。看完後的第一印象不好,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作者一直強調要用就要整套用,All or Nothing。換句話說是要組織整體打掉重練,跟我看情況挑戰、摸著石頭過河、小步快跑的哲學不和。

第二個原因是太太太複雜了也太太太嚴謹了,從營運、角色定義、每個人職權、到會議如何開都有規範,還一定要規範出來,跟敏捷大家不分彼此一起把事情搞定的原則違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弄合制憲法,我最討厭規則連看都懶的看 XD

總之就是喜歡他的初衷但設計不對胃口,就擱下來了。直到參加新加坡的敏捷年會,聽到 Jutta Eckstein 主講的 Sociocracy – A means for true agile organizations。聽到興趣就來了,因為 Sociocracy (沒有正式中文翻譯,Wiki 上翻成全民政治,我偏好稱為全員參與制,簡稱全參制。)強調的是大原則,沒有制式的方法跑,給很大的彈性,可以進階的嘗試導入。 繼續閱讀「適合敏捷式組織的架構:全員參與制(Sociocracy)」

Scrum 中一個 Sprint 要排多少工作量? – 談談『成年人』

my_workload

最近台灣 Scrum Community 的 FB 社團非常熱鬧,有很多深度的討論,應該是天氣太冷了大家呆在家裡沒事做 XD

這個討論串談到一個Sprint應該排 80%,100% 還是 120% 的工作量?,被 John 點名了一定要扯淡一下的啦。 以下是我的回應:


今年有幸參加 Gerald Weinberg 和 Esther DerbyProblem Solving Leadership (PSL)工作坊,到現在還沒寫心得,因為太多點了不知如何寫起 XD

就說說其中一件與『成年人』有關的事件好了,在第二天的其中團隊活動結束後的 Retro,有一個夥伴出來分享,他說他很自責,因為他知道正確答案,但沒能說服團隊依照他的方案走,所以後來團隊失敗了。 繼續閱讀「Scrum 中一個 Sprint 要排多少工作量? – 談談『成年人』」

一回生、兩回熟 – 公司內開放空間會議第二彈

今年中內部討論要不要辦開放空間會議Open Space Technology)時,就決定今年至少要辦兩次,讓參與者可以比較兩次的差異性。所以在六月第一次舉辦後就接著安排九月的開放空間,第一次的主題是:『What can we do to support each other grow? / 我們要做那些事情來相互支持成長?』,而這次的主題定為:

我們要如何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創造最大的影響?  
How can we create the most impact in the next 3 months?  

稍作改變的活動規劃

跟第一次的主題相比,第二次的主題刻意訂的範圍小一點,比較聚焦。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組織文化比較行動導向,太發散或天馬行空的發想怕大家覺得浪費時間。二是也是為了讓大家了解其實主題或討論結果可以實踐在工作上面。 繼續閱讀「一回生、兩回熟 – 公司內開放空間會議第二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