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回顧與 2017 年展望

2016年初最大的希望是可以探索引導的威力,讓團隊內、團隊間的協作、與自組織能力能夠更上一層樓。回頭自省一下,自認有達到目標,探索了引導的效用和應用上的邊界。組織內部的引導也慢慢成為像呼吸一樣自然的行為,即使當場沒有 ScrumMaster,也會有自發的引導者站出來發便利貼、寫白板、掌控流程的進行。儘管跟專業引導者相比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看剛剛畢業的夥伴引導談話的進行,跟十年前我自己做的相比,會議有效性至少提升了數十倍。 Continue reading “2016 年回顧與 2017 年展望"